熊江原著军旅励志散文集《不忘初
精美散文

叶鸿——每一次蜕变都是一段不平凡的人生

  认识叶鸿(她的笔名小叶秀子)是在一次研讨会上,一席主宾非富即贵。而我非富非贵却跻身其中,应该是一种机缘。席间上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对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市长评价道“善书善画善策划,才女才华才惊人”,要知道现代女性在某一方面获得成功已属不易,此人有何才能获得如此高的评语?令我顿生好奇之意。是筵席间的场面应酬,还是名至实归的断语?我没有理由停留在“美人如花隔云端”的情境之下,况且觥筹间又得知她已经出版了26部著作,我不禁仰止之心胜于讶然。

  小叶秀子16岁那年考入空军军医学校,这在那个年代已经足以令无数同龄少男少女“与我心有戚戚焉”。个子不高,身材纤纤的她剪去了一头长发,如愿站在军绿色的队伍末梢开始踢正步,练队列。在烽火硝烟中,在生与死的传运中,被迫残酷地长大;在血与火的洗礼下,思量起人生。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这位部队的小女兵在毫无文学功底的情况下,拿起了笔,用她对生活的感悟写下了许多有关军队生活的诗歌和散文,显示了她对文学具有非凡的天赋,字里行间迸发出向日葵般的奔放和热情,也透露出郁金香般的深沉与冷静。

  小叶秀子在部队待了19年,如果说这19年是在沉淀和积累的话,那么她犹如一只在黑暗泥土中生活了两个生命轮回的蝉。是到了她生命歌唱的季节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1992年,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小叶秀子,仅用了40天的时间复习她从未接触过的高中课程,圆了自己的大学梦,考上了全军最高的、被誉为“军旅作家、艺术家的摇篮” 的——解放军艺术学院。

  踏进“军艺”大门,对她而言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选择。她放弃了稳定而优越的工作和生活,开始了艰辛的求学生涯。不仅如此,她做了当年和鲁迅一样的选择——弃医从文。读书期间,诗集“纤纤”系列三部曲:《纤纤的瘦》、《纤纤的秀》和《纤纤的叶》完成并出版,此外还发表了报告文学多篇。其中《纤纤的瘦》在台湾诗坛轰动一时,连版六次,并获得了台湾中国文艺协会第34届文艺奖章,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犹如席慕容的诗在大陆流行,叶子的诗风靡台岛”。《纤纤的叶》曾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年轻人中广为流传,出版后更是荣获了全国首届艾青杯文艺创作一等奖和世界华人文艺作品二等奖。“纤纤”系列后来更是为小叶秀子赢得了“法国世界桂冠诗人”称号。这些文学上不俗的成绩证明了她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这其中任何一个奖项对于一个以文学为生命的作家而言,都是极其渴望得到并会加以珍惜的。

  李清照一首词里唱道:“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既然选择了文学创作,她不但具备了“揉破黄金”的胸襟和感悟,同时也拥有了“剪成碧玉”的妙思和能力。1995年军艺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担任军区政治部的专业创作员,至此,她“专业作家”的身份得到了官方认定。事实上在1994年,她就已经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了。其间曾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做访问学者,并前往巴黎客座讲学。在她转业前几年内创作了新的诗集《火中舞者》(合著)、《天囚》;长篇小说《爱情辫子》(代表作);纪实报告文学《红尘陷落——第三次离婚浪潮》等11部作品。至此“诗人、作家”这些桂冠已经和小叶秀子之间化为等号,而且这些作品发表后同样给她带来了很多国际、国内的文学荣誉。

  了解小叶秀子的人都知道她多才多艺,琴棋书画诗酒茶,无所不通,一般都称她为“才女”。虽然“才女”这一称号早在她还是一名护士时,就因为会写诗在她任职的医院里不胫而走。当然她不满足于此,军艺读书期间她因为爱好绘画曾到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油画。她学习油画不是为了装点门面,更不是为了唬弄人。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仅仅是作为业余爱好的绘画不但在她经济困难的时候“救了急”,1996年还被选去参加法国巴尔蒂斯国际画展。她说,许多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只要你认真去做,就一定会有收获。她不但油画画得好,国画之道也是谙熟于胸。在中国传统文人观念中,诗画是同源的,这种精神的内核可以借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来表达。我曾见过小叶秀子一组以江南水乡为背景的水墨画,画面清新可人,意境素净深远,一如她的诗歌。

  她的思想是传统的,又是开放的,极具包容性。她爱好古筝,钢琴也弹的很好;她精于茶道,品味咖啡也点缀了她小资的情愫;她喝白酒不让须眉曾经力战三雄,品啜红酒时增添她作为女人的几分妩媚。也许正是因为她思想上的兼蓄并收,才养成她思维的活跃,视界的开阔,成全了她的大气。

  如果她愿意在文学这条道路走下去,以她的历练积累,凭她的智慧才情,用她的灵性感悟,再加上她的勤勉努力,可以将生活过得灿烂而平静,可以预见的是在无雨季节里尽情享受收获的愉悦。然而1998年,她选择了转业。对她而言割舍不下19年的军营生活就像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和水一下子被抽空取走了,可以想见其痛楚来的虚幻而又具体,无奈而又真实。

  转业到《羊城晚报》,她成了一名普通的记者。从作家到记者,在常人眼里似乎都是用手在写作,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她自己明白“搞文学,是这个时代未来的测量师,而做新闻,是这个时代冲锋陷阵的战士,一个幻美而另一个务实。”军人出身的她,又一次经历了放弃与占领。

  这是一次坠落,从梦想的顶端坠落到现实的底层。在短短的一年多记者工作中,从普通记者到要闻部编辑,从编辑再到佛山记者站站长,从中体会了普通媒体人的酸甜苦辣,然而她有幸经历了全部的“新闻工序”。曾经成功采访英、法、美、波兰、泰国等5国领事,曾就财富问题对珠三角6位市长作了专访。因为工作出色,1999年6月,她奉命负责创办一份周刊,《羊城晚报》的《财富周刊》,并担任周刊的主编。她开始用财富的眼光审视世界。

  这又是一次坠落。从文人变为商人对文人来说无疑是一场灵魂的地震与灾难(刘心武语)。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文”与“商”之间横着一条巨大的鸿沟。她给自己取了一个干净利落、谦逊务实的名字——叶鸿。视自己为一叶轻鸿?还是视鸿沟如一叶?还是江中孤独的飞鸟?一夜之间她从诗化的小叶秀子变成财气十足的叶鸿,从一个文人变成一位财经焦点人物。这种变化是需要承受巨大压力才能发生的——裂变。叶鸿将这一“裂变”称为“弃城”,她说她要做灵魂的漂泊者。漂泊者是不会恋栈过去,昂首向前才是他唯一的方向。对叶鸿来说觉得这样人生无疑更有戏剧性的效果,她喜欢自己的人生如戏一般多彩。

  借助《羊城晚报》的巨大平台,以及凭借她出众的才智,办一份周刊似乎不是一件难事,很快《财富周刊》就在南中国风生水起,影响力在同类财经媒体中遥遥领先。叶鸿不满足于此,“不安分”的她在期待什么?等待一场更大风雨的来临。因为骨子里透出文人气息的她知道“门前风景雨来佳”。“当天空闪射又一道光亮,我该再度击节而歌,寻求又一次自我超越”,她在回顾这一段经历时,这样说道。

  1999年9月,叶鸿以名声鹊起的《财富周刊》主编身份被《财富·全球论坛》主办方邀请。维多利亚港的这次高级论坛对于她说,不啻是一次头脑的风暴,是极具震撼力的心灵轰鸣。这是一次脑力激荡和激发新思维的良机,她自己把它称作“强力型的精神充电”。回到广州后,经过一夜又一夜的思索,终于在平凡的世界中发现非凡的舞台,何不借助广东地处新经济时代前沿的地缘优势和自身所在强势媒体的影响力,聚集粤海企业精英智力资源,在南中国举办商界的财富的大餐、思想的盛宴?

  首期《财富沙龙》于1999年11月28日在石牌“自由空间”酒吧如期举行,此次题为“WTO与中国百姓命运”的沙龙首战告捷,400多位企业精英、经济学者和高校MBA研究生把600多平方米“空间”挤得水泄不通,门口、窗台下都站满了人。然而不“自由”的空间却在主持人、主讲嘉宾和观众友好互动下营造了一个自由、平等、共享的交流平台。关于首期沙龙有两个“花絮”:一切准备就绪,然而举办沙龙的场所还没敲定,这可急坏了叶鸿。广州的冬天冷起来是那种浸入骨髓的寒冷,一天下午,叶鸿跑遍了半个广州市,大汗淋漓,最后石牌路边一间“自由空间酒吧”站定,大厅进去有小厅,20多张座位,有书柜,摆放整齐的竟是一些经济类的书籍!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找到老板,她说:“我没有钱,但想办这样一个沙龙,你能否免费提供场地和茶水,或许这个沙龙会给经济界留下重要一笔……”话没说完,老板的回答让她感动许久:“不管能留下什么,就凭你跑得满头大汗,一个女子,心气这么高,我支持!”另外一个“花絮”是沙龙进行到中途,有两家电视台接到报料硬是挤了进来,原本只是打算做一条财经新闻,看到现场气氛当即决定改做专题报道。

  《财富沙龙》曾经是《羊城晚报》的一个王牌栏目,双周举办一次,已成功地举办200余期,期期紧扣与财富相关的社会热点话题。在人们的心中,它已是中国南方最高层次的经济讲坛。在她主持“沙龙”一年多的时间,使“沙龙”成为全国知名品牌,网聚了一批企业界、经济学界的精英及白领阶层,已有沙龙会员43,000多人,撮合了13个大项目的合作,成为“不花钱的交易平台”,甚至珠三角与京沪两地不少企业的经理厂长都慕名而来,成为沙龙的座上宾。然而只有了解《财富沙龙》和《财富周刊》前世今生的人,才能理解这“南中国思想盛宴”操办者的艰辛和智慧。从主编到主持人,从跑场地到布置会场,从选择话题到邀请嘉宾,亲力亲为,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甚至饿着肚子做主持。通过其艰辛付出后的成功,我们也看到了叶鸿在整合社会资源方面所拥有的巨大能量。后来她出任香港《文汇报》社长助理、香港《文汇报财富周刊》总编辑时策划主持的一个由3位杰出华人女性与一位杰出的男性嘉宾共同探讨女性话题的互动式系列论坛——《凤舞东方·名人3+1》沙龙活动,再次证明她整合社会资源方面具有超强能力。像TCL信息产业集团总裁吴士宏、时代财富科技公司总裁张静君、北京燕莎商场董事长蒋丽云、羽西化妆品集团总裁靳羽西、创维集团副董事长丁凯、中山大学女博导艾晓明等一批社会女性知名人士或著名学者都被她请上舞台。男性嘉宾不乏像美国肯德基国际公司亚太区总裁王大东、美国ISSI国际集团董事长路见义这样的社会名流或国际友人。

  如果说之前作为作家的她是在凭借其才情将一个个充满想象力的方块汉字组合成静态的诗章,此时的她是在用她的智慧将一个个能量无限的社会资源整合成互动的网络,并将其发挥最大效能。著名经济学家何清琏曾把她比喻成《财富沙龙》的“领舞者”:她虽然没有学过经济学,但她进行资源组合似乎有着天生的领悟力,她借助《财富周刊》为自己搭起了一个宽广的工作平台,在那上面进行了有声有色的表演。

  1999年担任羊城晚报财富周刊主编期间策划、主持风靡财经界的《财富沙龙》

  一个熟悉她的朋友这样描述。略微检阅一下她的人生经历,便可发现她的人生确实如此,虽然没有大起大落,但也跌宕起伏,如小说般精彩纷呈,如传奇般大开大阖,如散文般优美流畅,如诗歌般意象万千。占领而撤退需要军人的勇气和果敢,放弃而收获则需要哲人的豁达与睿智。一位颇有名声的现代女作家、某大报财经总编、一位作品卖得很火的画家……随便一种身份都可以让小叶秀子完全依靠自己过着一种贵族式的安逸生活;但她在每一次成功之后都选择放弃,然后进入另一个崭新的行业重新开始。

  到公元2007年3月,已经出版了26部著作的小叶秀子,成功策划并主持了400多场大型论坛或研讨会的叶鸿,被选调为增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这一切既在意料之外,然而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她喜欢挑战,喜欢不断征服的成就感。

  这一次的身份的变化,很符合儒家所倡导“学而优则仕”的理念,虽则这不一定是她的终极目标,但至少可以让她在新的身份下重张旗鼓,挑战自我。犹如一只破了茧的蝴蝶,拥有翅膀才能实现她飞翔的理想。我曾经问她你取得了今天的成绩,你依赖你身上哪些特质?她很诚恳地告诉我:执著、真诚和激情。

  作为分管旅游文化的副市长,到任时正赶上增城在规划建设南、中、北三个主体功能区,北部的生态旅游产业区和中部的文化产业区自然是在她要做的“文章”。增城地处广州的东北部,坦白地说无论是自然的还是人文的旅游资源不是十分丰富,如果跟一些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或县市相比甚至显得“匮乏”。对于分管旅游文化的副市长而言,烹煮出“少米之炊” 无疑是要当一次“巧妇”。这一次她要面对的不再是随意驱使的方块汉字,更不是任她调动的人脉资源!而是散落在各乡镇零星的旅游“点”。天生具有诗人的想象力,军人的决断力,媒体人的策划力以及实干者的执行力的叶鸿再次显示了整合资源的能力。我们都知道旅游是开发出来的,也是忽悠出来的,叶鸿当然知道。她开发旅游资源的第一招是“农村卫生革命”,然后顺应市委市政府全区域公园化战略,将生态优美的一条条村道变成自行车道,成为村里人的生财道、城里人的健身道,然后像一条彩带将增江河岸山水、田园风光、果园红荔、竹林幽径、农家风情像“珍珠”般串联起来,形成了富有增城特色的旅游精品,既致富了农民,又推动了生态文明建设和宜居城乡建设。更重要的是,将城市文明延伸到乡村。“世界旅游日全球主会场庆典暨2010中国广东国际旅游文化节”开幕式选择在增城,开幕式大型文艺表演第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了“绿道”魅力,赢得了世人的掌声。

  做为一个骨子里有着文人风范和军人傲骨的“女公仆”,她内心的宽广与博大不仅是一条绿道、一个景观或一个阶段的成功,当她以学者的思考去审视一个城市的发展时,她更多的是考虑到这个城市的可持续性和发展张力以及如何更多地给这个城市的居民带来幸福和经济支撑,增城的发展不仅仅是生态休闲和现代化先进制造业所赋予的创新性,它的原创精神应该是让每一个个体成为产业的主人并得以集群发展。

  或许她的思维现在还没有人能够领悟,但我再一次感受着一个女人的大气。尤其是心灵的大格局。

  从军人到作家,体验激扬文字的快感;从文人到学者,体验学术带给社会的价值;从媒体人到政坛,又体验到普通人无法体验的……我一直认为,上帝对人是公平的,智慧、美貌、健康、快乐等不可能让一个人全部拥有,而她是幸运的。有时我在想,她会不会是上帝有意在打造的一个极品女人让世人惊羡。

  与联合国副秘书长及人居署执行主任安娜·蒂贝琼卡(Anna Tibaijuka)博士一行亲切会晤,探讨增城市改善人居环境和推动城市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