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4》李玟献歌父亲泪崩 亲情是
亲情散文

沂蒙精神的文学书写——论厉彦林的散文创作

  厉彦林长期从事散文创作,先后出版了《裸露的灵魂》《都市庄稼人》《灼热乡情》《春天住在我的村庄》《赤脚走在田野上》《享受春雨》等散文集。

  厉彦林长期从事散文创作,先后出版了《裸露的灵魂》《都市庄稼人》《灼热乡情》《春天住在我的村庄》《赤脚走在田野上》《享受春雨》等散文集。通观厉彦林多年来的散文创作,可以发现,他的作品始终以沂蒙大地和人民为描写对象,以书写沂蒙精神为主题。作为地地道道的沂蒙人,厉彦林在以沂蒙精神为核心的沂蒙文化氛围中熏陶长大。其祖辈、父辈见证了沂蒙红色文化的发端,及其与沂蒙人的品格、精神融合发展的历程;厉彦林成长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时期,亲历了沂蒙精神的产生、发展和壮大,乃至于上升到民族精神的过程。厉彦林对沂蒙精神的思想脉络、与时俱进的品质有较为深刻、透彻的把握。他立足于质朴自然的普通百姓视角,从“真情”抒发、“家国”情怀、天地“道心”、“诗化”语言四个维度,对乡土沂蒙和沂蒙精神进行文学化表达。

  厉彦林以乡土沂蒙为书写背景,从亲情、乡情、土地情、沂蒙情、民族情等情感层面切入,立体多维解读、渲染、彰显沂蒙人的“精气神”。他习惯沉入生活内部挖掘素材,潜入记忆深处追寻真情。他撰写有关父母、家人的亲情散文,特别是回忆父母的文章,是在他自己也做了父母、经历了人生的生死离别与荣辱悲欢,经过他自己心灵过滤、醇化、赋灵,从心底自然流淌而出的至善至美的感情。

  厉彦林散文中,平凡琐碎的记忆里藏着感情的深波大澜,清晰的记忆历历在目,让他难以沉默;模糊的诸多隐语,又让他不能自已。从厉彦林追忆父母亲情的文章,可以撷取这样一组场景片段:在一盏昏黄的油灯下,儿子在写作业,娘在做布鞋,儿子不时抬头看看娘,娘似嗔实喜地督促,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在夕阳下,驼背的母亲在田地里劳作,满头白发被风吹起,像一团白云,弯曲孤单的身影叠印在地垄上;在寒冷的冬日,父亲提着一包煎饼和煮熟的鸡蛋,脸冻得发紫,身上挂满雪花,胡子上结了霜,走进儿子的学生宿舍,临走时不忘摸摸儿子的被子,伸手摸出了散发着体温的50元钱,回首的目光中透着无言的嘱托和惦念……

  厉彦林善于将内心的感伤、思念等最能打动人的感情波动调到最浓处,甚至是浓得化不开,读者因此被其真诚、圣洁、美好的感情打动。

  厉彦林抒写的乡情散文80余篇,勿论内容,仅部分散文题目,就能缀联成一轴美不胜收的沂蒙风情画卷。清晨,《童年钟声》响了,在《童年卫士》的陪伴下,吃着《地瓜》《煎饼》,穿过《青石小巷》,走到《沂蒙山》前《沙土路》上,听《欢唱的麻雀》,哼《沂蒙山小调》;趟过《故乡弯弯的小河》,《赤脚走在田野上》,《攥一把芬芳的泥土》,《听春》《品春》,《享受春雨》,遍野《淡淡的槐花香》,看《春燕归来》《栀子花开》,感受《春天住在我的村庄》……远离《村庄》《故乡》,《电波系亲情》,《盛世春节》到了,携带《布鞋》《旱烟袋》等《爱的礼物》,《回家过年》。穿过《青石小巷》,《回家吃顿娘做的饭》,《凝望娘的满头白发》,感受《父爱》,聆听《家训》,陶醉在《乡情如酒》里。厉彦林散文重写实、尚浪漫,现实主义的基调里,融入了温暖亲切浪漫的色彩;将风物描写、民俗刻画、人物点染、抒情议论等众多艺术元素,糅进他反复吟咏的乡情中,使他的散文多了洒脱俊逸的神韵和朴素唯美的情致。

  厉彦林散文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对“土地情”的阐发。他说开春的沂蒙大地地气蠕动,隐隐约约、如丝如缕,从远远的土层深处传来,乡村四野因之变得松软,山岗也“草色遥看近却无”。只认识自己名字的爷爷,每逢下地干活,一定要把鞋脱掉,在爷爷眼里,地是通人性的,不能用鞋踏的;如果踏了,地就喘不动气了,庄稼也不爱长了。父亲在新春播种时,习惯单膝跪在耕地上,攥一把泥土,再让泥土慢慢从指缝里漏下,以此感受大地的体温和脉动。他本人即使进城工作多年后,每逢回村下地,也必先脱掉鞋袜。村南整大寨田时,老队长用镢头把年代久远无主的骷髅砸得粉碎,用锨散落田间,让他入土为安,回归土地。在他看来:“地种三年亲似母,农民和土地血脉相通”,“土地像一阕词,上阕是人类生存的空间,下阕是安放灵魂的栖所”。祖祖辈辈对土地心怀感恩、对生活的感恩,对苦难的坚忍,已转化为身体、情感和文化的基因,转化成村庄故乡的根脉、灵气,内化为厉彦林作品中的故乡情结。

  厉彦林的散文创作不仅仅局限在“小感触”、“小哲理”、“小情小爱”的“小我”状态,而是以“我在”的写作路径,推己及人、由点到面,从父母、乡邻身上集中体现沂蒙人的普遍特征,阐发“沂蒙情”,再扩展到更大范围内的“民情”、“国情”,物化到“世道人心”、“民族国家”、“天地自然”等宏大主题之中。精准刻画了沂蒙精神中“人民性”的核心特征,特别是沂蒙人重情重义、大仁大义、耿直忠贞、醇厚善良、吃苦耐劳、轻利厚谊等,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人情美”和“人性美”。

  正如厉彦林所说:“沂蒙精神,她是千千万万沂蒙儿女共同的灵魂称谓、群体的精神结晶,具有忠诚勇敢的本性和奉献的特质。”他为读者深入浅出地解释了巨大的、繁杂的、纠缠的、纵深的地域历史文化内涵和沂蒙精神的时代特征。引发读者情感共鸣的同时,他还注重成风化人,文中显现的浓醇感情、深邃思想对社会不同阶层、不同年龄、不同群体“审美观”、“价值观”的提升都有帮助。其散文既可为中小学生滋润心田、陶冶情操,又可与青年人促膝谈心、励志励智,也可为中年人解除困惑、校正航向,还能与老年人追怀抚昔、论道品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