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4》李玟献歌父亲泪崩 亲情是
亲情散文

醉里飞花令·礼物|邵玉田:散步是每天送给自己的礼物

  喜欢读(美国)亨利•大卫•梭罗的文章,是因为他的作品朴实无华,亲近自然,能够极大地感染你的思想。

  记得2005年夏天,在一个小书店发现了一本《世界上最优美的散文》,里边有出自梭罗、爱默生等名家高手55篇世界上最有代表性的散文。封面提示,为“千年沧桑锻造出的不朽篇章,百年风雨涤荡出的优美文字”。梭罗的《冬日漫步》《孤独》《热爱生活》等,读后感觉篇篇寓意深刻,不仅可以启迪心智、丰富思想,且更以为读他的文章,如同于忙碌的现代人是找到了一片憩息心灵的家园。

  亨利•大卫•梭罗,是美国的博物学家、散文家、超验现实主义作家。读他《散步》那篇文章,“我每天都花上至少四个小时来散步,穿过森林,漫步在山丘田野,彻底摆脱尘世的纷扰。非如此,我的健康和精力便难以维持。”“我在屋子里待一天就会生锈。我有时会在上午11点或下午4点偷偷溜出去散步,如果不出去会让我觉得,这一整天都被我浪费掉了。当夜幕降临,而晨曦尚未散去,我似乎感觉自己犯了什么罪,似乎需要弥补些什么。”

  梭罗还认为:“性情,尤其是年龄,与散步息息相关。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更倾向静坐和从事室内活动。桑榆薄暮的逼近,使得人的行为也变得日薄虞渊……但我所说的散步并不像病人寻生命的源泉吧。试想一下,一个人为了健康而挥舞哑铃,却不知在远方的草原上生命之泉正在噗噗地冒着泡。”“你得像骆驼那样散步,据说他是动物中唯一可以边散步边沉思的。”

  无独有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美国思想家、诗人、散文家、演说家)一篇叫《自然》的文章,论证了同样的观点。“在森林里,理智和信仰回归到我们心中。在那里,我感觉生活中的任何不幸都无法降临到我的身上——没有自然不能修补的耻辱和灾难。站在赤裸裸的土地上——所有卑贱的自私自利的想法都消失无踪了。我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眼球:我空如无物,但我却将万物都纳入眼中,那共同生命的暗流在我全身循环流动。”

  2001年退居二线,市中医院的朋友送我一本书《健康与你同行》(东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特为将“健康长寿始于脚”那断文字翻开让我看。散步,对于健康,毋庸置疑。

  每一次,沐浴在和煦的阳光里,感觉眼睛发亮,呼吸流畅,步态轻盈,是那样悠然自得。或者是在月光下悄寂地伫立,聆听蝈蝈、田蛙、咕咕鸟鸣叫,隐隐觉得心胸之中,有一种神奇在跃动,一种非常美好的东西在脑海里复归。

  即 便在外地,早晨散步,也不轻易改变初衷。比方在无锡,我喜欢去锡惠公园散步。每次越过“春申涧”,总有万马奔腾,势如破竹的激荡;来到头戴毡帽、身着粗布长衫,肩背琵琶,手抱二胡,右手执弓,蹒跚而行的阿炳塑像跟前,尽管他双目失明,却炯炯有神,仿佛在看着清澈的二泉,从身边潺潺流过,当空的太阳变成了一轮皎洁的月亮,映在他的心境之上。

  每次都在这个时候,会有一段《二泉映月》音乐声起,那琴声如语言文字,娓娓道来,忽而深沉,忽而激扬,忽而悲恻,忽而傲然……可以从中领悟出一种隐隐的禅意。

  人生,就是一条河流。有时身在其中,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自己所淹没,偶尔抽出身来,陪着你自己的河流骑行一段,哪怕只是一个小时,也可以让你分辨出自己的流向。

  醉里挑灯微信公众号于2014年7月开通,主推醉里挑灯文学网站原创优秀作品,同时从邮箱投稿中择优选用。所发稿件均为原创首发。赞赏金额50%奉作者稿酬,50%用于网站建设。欢迎踊跃投稿。

  醉里挑灯诵读团队于2008年组建,先后组织若干次公益读书、演出活动。醉里挑灯公众号推送的诗文诵读即由该团队骨干成员演绎,为原创作品更好地传播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欢迎同好者加入我们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