郄爱萍 散文《甘木随笔
生活散文

志愿随笔:说说服务广西恭城的那些事

  来到这里两个多月了,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总要写一个随心的总结,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来这里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接听电话,院里面知道来了一名志愿者,但不知道志愿者是河北的,所以起先打电话跟我讲的都是方言,我只能很不好意思的说:您能用普通话吗?后来发生了一个小故事:来单位两个多月后,办公室退休的主任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见到我就问:这就是那个让我说普通话的小王吧(八)。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呵呵笑,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笑普通话,还是在笑连主任都没意识到的巧合:小王八。

  办公室姐姐打电话时,第一句总是:喂!你好,法院这凯(当地口音),后来我也邯郸学步式的学着说这句,讲给同事们听,讲给房东的女儿听,现学现卖的我像是在他们面前耍宝,无不笑我是个小孩子。

  在办公室做事,接触的人员比较广泛。同事或领导们来办公室,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小王哪里人啊。我也很快记住了同事们的名字以及称谓。

  在他们的印象里,北方人都喜欢蹲着吃大蒜,所以聊天之余总要拿这个噱头调侃我几句。就像我调侃他们普通话不标准一样。翻来覆去,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就不那么陌生了。

  在办公室的另外一项重大工作就是接收公文。有重要的消息必须做到及时的上传下达,稍有延误就有可能会给单位带来不良影响。所以我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个动作:自动登录网关—输入帐号密码—查看公文网消息—签收—传达。

  可能是因为工作谨慎(有时也会犯错的),办公室姐姐交给我一些其他工作,比如接收案卷要登记;从**单位领来的密码电报要登记;写的稿件要怎么发出去,发出去以后要如何登记;法院网站要定期更新内容;法庭的公告如何处理;简报一个月要做几期,内容怎么写,格式是什么标准;院里干警去其他单位办事要开介绍信,怎么开,哪儿用大写哪儿用阿拉伯数字;向其他单位发公文怎么发;有人到档案室查档案,哪种档案哪个年份哪个案号都放在哪里;各种文件各种表格都在电脑的哪个盘哪个文件夹;还有领导办公室及各个庭室的备用钥匙都放在哪里;要做干警通讯录要做放假值班表;要熟悉每位领导及各位科长庭长的电话等等这些零星的工作。一开始记不住,姐姐说一句,我就在我红色的志愿者本子上记一句,后来每件工作都做多了,差不多也就记住了。所以好多人问我志愿者做什么工作,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总之,我开始慢慢地接受以及喜欢我的工作,我开始不想离开我的这些同事们。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不得不离开,我想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公司,当我听到电话铃声响起的一刻,我可能会情不自禁的说出那句:喂!你好,法院这凯。

  被分到一个地方是一种缘分,作为志愿者,我们是一个团队。为了保障这个团队的日常工作及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恭城志愿者成立了内部理事会。因为我是新闻专业出身,所以被推荐担任宣传理事一职,主要负责志愿者内部的稿件采写以及新闻宣传。

  理事会和办公室日常工作两边都忙活着,书记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想多做事总归没什么坏处,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生存价值就体现于此。

  除了活动,我们还有生活,比如经常聚会、一起做饭、包饺子或在外面吃一些当地特产,顺便再解决一下终身大事,生活被我们“折腾”的有滋有味。

  人生很短,未来很长,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做有意义的事。著名记者王霞曾说过:锻炼的是勇气,收获的是骨气;过去的是时间,活出的是价值。希望自己在离开西部这片土地之前,让每一位认识我的人都能记住我。我也感激我自己,在正好的青春年华,把自己的一腔热血挥洒在西部这片美丽又热情的土地上。(恭城县志愿者: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