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说说心情短语
生活散文

郄爱萍 散文《甘木随笔

  我与大弟弟国、小弟弟军年龄差距较大,我上小学时,大弟弟国三岁,小弟弟军还没出生。印象中,大弟弟国的脸庞像年画上的娃娃,宽额头、大耳朵、大眼睛、方脸盘。大弟弟国与我父亲长得特别相似,像另一个版本的父亲。

  大弟弟国为了跟小朋友玩,时常不回家吃饭,为此母亲还打过他。记得有一次,大弟弟国为了躲避母亲的追打,他在前面紧跑,母亲在后面紧追,二人围着老宅转了许多圈,母亲还是打了大弟弟国。打了孩子,母亲也心疼,看到母亲在屋里偷着掉泪,我也陪着母亲掉泪。这是我童年记忆的一部分,每每想起,心里倍感温馨。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一家人热热闹闹,只要相守在一起就是幸福。

  如今大弟弟国离远家乡发展,与我在不同城市,虽经常电话联系,却不能经常相聚。我和小弟弟军同在一城,联系走动方便,时常相聚,也经常一起回老家为父母上坟。

  我家乡的老屋和乡邻挨得近,吃饭时,街坊邻居盛上饭菜,经常聚在一起,边吃饭边聊天,逗逗这家的孩子,说说那家的故事,邻里之间非常和睦。后来父母盖了新房,新房在一个近乎世外桃源的地方,整条山沟只有我们一家人。离乡邻远了,虽不能常和伙伴们在一起玩耍,但家的气氛更浓了。

  小弟弟军是在新家里出生的,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母亲叫醒了我,让我到厨房帮裹着小脚的太姥姥煮饭。暖暖的阳光铺满了山谷,喜鹊叽叽喳喳地叫着,炊烟袅袅中,伴随着婴儿的啼哭声,小弟军来到了世间。

  新家远离了乡亲,为了给我们壮胆,家里养了狗,只是这狗远不如家里的公鸡厉害。大公鸡纯白的羽毛,火红的鸡冠,金黄的嘴巴,粉红的长腿,威风凛凛地站在老杏树下,像是家里的守护神。生人来串门,狗听到声音会汪汪叫,狗的叫声吸引了来人的注意力,大公鸡攻人不备,吓得来者大喊大叫。

  在新家里,我们养了鸡、狗、兔子、猪。父亲在房前屋后种植了多种瓜。山坡上有许多野果,山里的有喜鹊、麻雀、野鸡、野兔、猫头鹰等动物,山里还有二月兰、杏树、桃树、槐树、枣树等。老鹰时常盘旋在空中,随时准备着偷袭老母鸡。

  每逢八月十五,干完农活的父母回到家里为我们做饭。我把父亲做的灯笼挂在白杨树上,摆上桌子,在桌子上放置月饼、瓜果和父母做好的饭菜。一家人在院子里携凉爽的秋风而坐,仰头看天上的圆月,苍穹深邃,月光皎洁。灶台里的火还没熄灭,柴草的味道,烟火的味道,随着饭菜的香气,慢慢从院子里飘向山谷。

  勤劳善良的父亲,宽厚慈悲的母亲,裹着小脚身体硬朗的太姥姥,两个可爱的弟弟,和蔼可亲的乡亲,山谷里的树木花草,家里的鸡狗,空中的小鸟,都是我小时候的美好记忆。

  作者:郄(qiè)爱萍(字:甘木,号:皎月,河北农业大学教授,学者,作家,诗人。著有《寸草心》、《菊月随笔》、《兰秋清风》、《雨中遐想》、《迎春花》、《丙申春长》、《仙女山散略》等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