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江苏散文排行榜揭晓
原创散文

原创|散文《那年我十岁》一段难忘的童年经历陆克情

  又要开学了,兄弟三人的学费,又成了父母们头疼的事。家里又无值钱的东西拿到集市上卖。

  唯有出产的是大米,可大米不值钱,且又笨重。最值钱的可能要算家里几只瘦小,还未开口叫的笋公鸡了。母亲听说城里的笋公鸡,要卖三块多一斤,打定了主意,捉笋公鸡去卖。

  谁知?今年自家的老母鸡孵了一窝小鸡,只有几只是公鸡,全是母鸡,为此母亲还高兴了一阵子。

  大忙过后,母亲也舍不得杀只笋公鸡给父亲吃。主要还是鸡太瘦小,吃不名堂,母亲一狠心!把三只还未开口叫的公鸡全捉到城里去卖。就连过年要祭祖的公鸡也没留一 只。

  去城里头天晚上,父亲决定要我和母亲去,我知道父亲要我去的原因,我的口算能力并不比哥哥强,而是我的个子矮,连半票的轮渡费也不用给。

  那天市场上鸡多,不太行销。主要是从乡下来卖鸡的人多,在整个市场上,就我家鸡不起色瘦小难卖出去。

  快罢市的时候,我家鸡一只也没有卖出去,母亲着急了,背着旁人把带来的饭全倒给了鸡吃。

  母亲的举动提示了我,见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看了好几家的鸡都没看中。我忙把他招呼过来,对他说,你别看我家的鸡瘦小,其实它们不轻呢?它们还都未开口叫,还没有学会“讨好”母鸡呢?

  中年男子对母亲说,我全买,能否便宜些。母亲说,价格就按照市场价,不过称的时候好一点秤。

  中年男子不依,说不是就买一只,是全买。非要降价,又说这几只鸡太瘦小,不是还没开口叫,我还不要呢?母亲没办法?生怕一犟人家不买了。好;就依你整数可以了吧!

  中年男子说行,称吧!母亲一称,正好四斤二两。不在秤心里也不在秤心外,谁也不吃亏。

  这时一称四斤二两不到,在秤心里。那中年男子得意的笑着说,刚才我就怀疑?不值秤吧!

  这时有许多人围了过来看热闹,大多数人站在母亲立场上。只有几个人,可能是城里人,帮中年男子说话。

  看看她口袋里有没有吸铁石,有些乡下人常用这种手段搞秤。没想到中年男子摸了一下我的头,笑着说;值秤,这鸡是刚拉了粪。

  我对母亲说,找四角就行。中年男子再一次笑摸着我的头说,口算能力不错吗?四角钱就别找了,等会你买吃的吧!

  那一年,我成了村子里大人们管教自家孩子的榜样。没想到却成了小伙伴们的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