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江苏散文排行榜揭晓
原创散文

观察 读300万字网文写5000字评论的活谁愿意干?

  近年来,《甄嬛传》《琅琊榜》等一批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长期霸占荧屏,网文IP备受重视。与此同时,网络文学也以逐渐进入海外市场,受到外国读者的喜爱。发展历史仅20余年的中国网络文学,正以势不可挡的姿态进入大众视野。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33亿,网络文学日更新文字量达1.5亿,国内每年新增网络文学作品近200万种。

  当中国网络文学从内容形态、消费模式上都已相对完善的当下,如何助推网络文学的进一步发展,扩大网络文学在国内乃至海外的影响力,文学批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总体而言,网络文学的批评稍显滞后,远远跟不上网络文学创作的步伐。该如何评价纷繁浩杂的网络文学?以什么标准评价?批评界尚在摸索之中。

  从言情、耽美、百合到玄幻、穿越、仙侠、架空,网络文学极大地拓展了小说写作与表达的空间,不仅主题多样,而且在用词上更为新颖乃至随性。时下流行的网络用语、饱受议论的网络焦点,当天就能出现在小说网站的更新内容中。网络,一下子使得写作者与读者的身份不那么明确,只要有网络,人人都可成为作家。

  无门槛的网络写作,自然也存在不少问题,质量良莠不齐或许是最受诟病的一点。网文翻译网站“武侠世界”创始人赖静平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曾提到这一问题,“很多网文写作者,是‘写手’而不是‘作家’,他们为了码字、每天更新,导致文章质量良莠不齐。作品太‘水’的话,会让‘走出去’的价值受到一定的损耗。”

  “文学批评的介入,发掘出有价值的网络文学,找出网络小说文本在艺术上和社会上的意义,很有必要。”上海网络作协会长陈村说,“按惯例,通俗文学一度不被纳入文学批评的范畴,让读者用脚投票,自己判断要读还是不要读。但网络文学既然已成为这样一个大现象,至少应该给予社会意义上的批评。况且,它不仅仅是通俗文学。”

  回到网络文学的发展史,用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的话来形容,网络文学之所以茁壮成长,是因为它吃下了类型小说这块原本属于“纸质文学”盘子里的最大一块蛋糕,并且得到了海外影视和ACG文化的反哺。但与国内不同,美国的类型小说、流行小说内容丰富。“绝大部分的网文都是‘爽文’,它们的质量与写作水平很难融入西方出版渠道,而这一渠道是网文出海的重要通路。”赖静平说,“怎么提高网文的质量,扩大网文在海外的影响力,是后期发展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通过文学批评,形成舆论场,可以引起读者对某些作品的兴趣。同时,在批评过程中,也能让海外读者知道哪些作品具有影响力,他们可能因此会来关注中国的网络文学。”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杨剑龙说。

  网文的特殊性,决定了它并不依赖传统的出版渠道。每一位读者有自己的喜好,每一位作者有自己的风格,并且总能在网络上找到适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今天网络大神的出现,就是读者拱出来的。”陈村说,“有网络文学就有批评,作者在上面贴文,下面就有读者的自发评论。以前一直有一些零散的、琐碎的批评在。近两年,开始有比较多的批评家、学者以及专业杂志在从事网文批评。”

  网络文学的诞生,改变了文本写作的方式,也改变了读者阅读的方式。网文以作者连载、读者付费“追更”为主要模式,三五百万字的文字量远超过出版时代的纸质文学。读者阅读起来,也不再需要字字咀嚼,觉得俗了、水了、长了,一目十行、翻页即可。“网络文学时代,文学到底发生变化没有?它是否是以前文学样态的延续?还是重组变化?这是网络文学批评所关切的。”陈村说,“文学一步步在变化,从字少到字多,从诗言志到文学承载情节故事,再到网文写虚拟的、假想的生活,不能以简单的好坏来评判它。”从网文的诞生、发展及传播方式来看,网络文学形态丰富,标准多元,这也使得网络文学批评更为复杂。

  去年开始,上海网络作家协会创办双月刊《网文新观察》,以追踪网络文学发展、溯及网络文学历史、开展文学批评、介绍网络作家为己任。此外,邵燕君担任指导老师的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也以网络文学研究与批评为重点,他们编写《中国网络文学大事年表》,在时间与空间坐标上,阐释中国网文发展历史以及在全球媒介视野下的网文传播。网文的阅读动机、文类中的性别意识、女性书写的意义、网文的国际传播等议题,都成为网络文学批评的重要主题。

  “从发展现状来说,比起大量的网络文学产出,网络文学批评才刚刚开始,批评的广度、深度远远不够。”杨剑龙说。陈村认为,网络文学的批评,最大困难在于批评者与阅读量之间的落差。“以前的现代文学批评,由于现代文学没有那么多的小说,批评家花不多的时间,就能读完。但网络文学不一样,它的文本是海量的,有足够的阅读量,才能来批评网络文学。但是,既有广泛的阅读量,又有批评的眼界,这样的批评家目前还很少。”陈村现在担任《网文新观察》的主编,他笑言,“最头痛的事情就是约稿,请人读300万字的网文,再来撰写5000字的评论文章,这样的活没人愿意做。”

  “就文学发展来看,一方面,我们应该考虑如何培养网络文学的批评家,并引发大家对网络文学的关注。”杨剑龙说,“另一方面,网文在通俗化的同时,也应提升它的真实性、艺术性,只有给读者以启示,才能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