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江苏散文排行榜揭晓
原创散文

拓展中年人生_搜狐财经_搜狐网

  本文发表于1989年9月18日,作者巴顿·比格斯记述了攀登北美的雷尼尔山的过程。生活中不只是有市场,还有诗和远方,正如比格斯的登山感想:“我为什么要登山呢?这是一种冒险。虽然在这一过程中,很多风险与不确定性都已经被消除,但是你仍能感受到一种未知的力量,感受到恐惧,发现伟大的美,在某种程度上,你还能体会到自我依赖的真正意义所在。正如他们所说,这是在拓展你中年的人生。更何况,这还可以让你全然忘却股票市场。”

  坦白地说,写游记是有点尴尬,但更尴尬的是,有人说这是我做得最好的事情。无论如何,下面还是一份游记,但这或许是最后一份了。

  近些年来,我们有几家人一直在开展家庭登山活动:两年前爬了乞力马扎罗山;去年夏天是勃朗峰,今年8月则是华盛顿州的雷尼尔山。今年的登山队里有9名“老人”,年龄在39~56岁之间,还有7个孩子,他们的年纪在18~25岁之间,16个人,5男11女。每个人在开始登山时都状态极佳,只是当时我不知道,其实在一周之前,当我跟着朱利安·罗伯逊(著名的老虎基金创始人——编者注)在爱达荷原始山区徒步期间,太阳谷的蜱虫让我感染了莱姆症。在类似这样的登山旅行中,孩子们开始时可能会不太情愿,但随后他们就会发现其中的乐趣,年轻人登山总是要比老人轻松许多。这次登山活动中所有的孩子都成功登顶,但有些老人没有登上顶峰。

  海拔14410英尺的雷尼尔山号称北美“喀斯喀特山脉之后”,这里山顶终年积雪,是美国48个低纬度州中最大的单一冰川。登山专家表示,这可能是我们到目前为止对耐心要求最高的一次登山活动。当然阿拉斯加的麦金利山因为海拔更高且处于高纬度地区,其攀登难度属于另外一个层级。只要有向导以及适当的设备,再加上一些基本的训练,雷尼尔山其实也像勃朗峰那样,即便是身体健康的业余登山队员也可成功实现登顶。

  雷尼尔山距离西雅图约2公里车程,距离普吉特海湾只有45英里。这是一座被冰雪覆盖的休眠火山,顶峰直触上层大气,太平洋暖湿气流的东移也因此受到干扰。气流与山峰的交汇导致此处降雪量惊人,而且还有壮观的云晕景象。雷尼尔山周边的山峰,只有极少数的海拔能够超过6000英尺,因此,云雾缭绕的雷尼尔山就成了西北太平洋地区的一座壮丽的地标。这座山峰是当地国家公园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这个面积达978平方英里的公园内还有一片由巨型花旗松、红雪松以及西部铁杉构成的原始森林,其中的一些树木已经有200多英尺高,而树下生长着苔藓与蕨类植物以及各种红蓝越橘。原始荒原的郁郁葱葱,与峰顶冰川的白雪皑皑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这里游人不多,但维护得很好,在这里乱丢垃圾几乎能被判死罪。

  最好的住宿地点是天堂客栈,它位于海拔5000英尺处,不但坐拥草地森林,还能从南面远观这座美丽的山峰。客栈本身是一座古老的大型木结构建筑,其客房陈设简洁,宽大的拱形餐厅提供量非常大的纯美国饮食。纽约丽晶酒店里一份欧式早餐的价钱,足令全家人在此吃一顿丰盛的早饭。在公园入口处,也有几家不错的乡村餐厅。

  为了适应环境,我们自行在天堂客栈旁的几座山上开展了3天的徒步训练。这些山上生长着片片森林,再往下是亚高山草地。这里的草地像是柔软鲜亮的地毯,各种有着美妙名字的鲜花也点缀其间,什么天蓝色羽扁豆啦,白色的山赤莲啦,黄色的冰川百合啦,洋红色的火焰草啦,金色的驴蹄草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此外这里还有麋鹿、黑尾鹿、山羊以及成群不怕人的灰白旱獭。我们徒步经过了瀑布、洞穴,还有其他一系列壮丽景观。但天公不作美,我们在路上遇到了薄雾和小雨,视野大打折扣,所以到最后我们也只见到了在大雾掩盖之下的风景。我们还在冰雪登山学校待了一天,那里的向导给我们讲解了登山的必备知识。

  雷尼尔山的登山向导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他们多数都是职业登山队员(顺便说一句,这可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活动),而做向导是他们保持良好登山状态的一种方式。曾经登顶珠峰的美国人屈指可数,我们的几名向导位列其中。对我们而言他们非常重要。若无向导带领,任何想要来征服这座险山的业余登山者都属于脑子有问题。冰川,裂缝,峭壁,这些都对登山者提出了极高要求,而天气与雪崩的变幻莫测也十分凶险。雷尼尔山的攀登条件并不比勃朗峰要差,但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命陨于此。

  第五天上午10点,我们打包了两天的食物和水,带上睡袋、厚衣服、冰爪、冰镐以及滑雪杖,离开了客栈旁边的指导中心正式出发。我们徒步向上,用了两个小时穿越了小石溪旁的草地,接着用了3个小时攀过了尼斯夸利冰河,经过月球岩,到达缪尔营地。背着沉重的行李行走于雪地是一场艰苦的跋涉,但一到下午,随着迷雾散去,山顶那白色的峭壁映入眼帘,风景也开始变得悦人起来。我们的身下是一片蓬松的云海,透过它我们仍能清晰俯瞰近处的亚当斯山和圣海伦山,以及远方高耸的胡德山。

  对于攀登顶峰的人来说,缪尔营地就是一个传奇,它位于海拔10000英尺处,由几座岩礁上的简易小屋组合而成。我们大约在下午4点到达这里,然后开始整理第二天登顶需要的装备,等到我们用晚餐时,黑夜已经开始吞噬整座山峰。这里的小屋拥挤而寒冷,只有年轻人才睡得着。凌晨1点后,我们分队结好绳索,穿好冰爪,离开营地,轻装启程。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我们徒步攀越了考利茨冰川那陡峭的雪原,穿过了死亡之谷,大约凌晨4点时,在头灯那仅有的光亮照射下,我们开始穿越陡峭的页岩悬崖。这处悬崖被称作“失望之刀”,因为很多登山者都在此知难而退。悬崖之后是一片陡峭的雪原,等我们穿越之时,太阳正好也冉冉升起。此处多风而且极寒,筋疲力尽的我们还是驻足欣赏了那令人惊叹的美景:整个西北地区似乎都在我们脚下延伸,而头顶是雷尼尔陡峭的雪原和冰川那又长又锐利的尖角。在清晨的阳光之下,整个世界的颜色变成一片深粉。

  从此处开始,我们又经过四个小时的艰苦攀登,穿越了几处裂缝,最终到达顶峰。天气极佳,但是背着沉重的行囊,登顶仍然是非常耗费心力的过程。雷尼尔山的顶部实际上是一个宽约三分之一英里的火山口,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中,年长一些的登山者已经精疲力竭,孩子们还有余力四处走走看看。我们在11点左右开始下山,而一如往常,下山比往上爬还要艰辛。在炙热的阳光下,雪地变得非常滑,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摔了跤。我们互相绑在一起,又带着冰镐,不会一坠千丈,但是一想到会掉入裂缝之中,我们也无比紧张。此外,当天气暖和的时候,我们还要担忧会不会发生雪崩。最后一处令人心惊肉跳的地方是,下山时再次经过“失望之刀”,往上攀登时光线还是模糊的,但在白日的阳光下,你可以清晰地看到悬崖下面的深渊。等到我们下撤到缪尔营地时,就连年轻人也用尽了力气。但我们还得重新打包行装,拖着两条软腿继续行走两个半小时才能回到天堂客栈。到达客栈时已经是晚上7点,整个登山行程共耗费33个小时,其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负重徒步攀登之上。

  没有任何的喜悦能与登山归来的兴奋相提并论。这样的兴奋能持续数日。下山的当晚我们喝了些啤酒,第二天早晨我们出发离开时,天气晴朗,山峰在那里凝视着我们,让我们觉得一切都无怨无悔。我为什么要登山呢?这是一种冒险。虽然在这一过程中,很多风险与不确定性都已经被消除,但是你仍能感受到一种未知的力量,感受到恐惧,发现伟大的美,在某种程度上,你还能体会到自我依赖的真正意义所在。正如他们所说,这是在拓展你中年的人生。更何况,这还可以让你全然忘却股票市场。

  金枫股经兼顾原创与好文精选,仅作为股票投资学习平台,并不持有任何观点。部分文章分享前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转载本平台文章,敬请注明来源!

  “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金枫股经(ID:stock80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