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江苏散文排行榜揭晓
原创散文

刘鸣凤:结缘《读者

  家中书柜里曾整整齐齐堆码着三十多年积攒下来的《读者》,书柜装不下的,就被我放置于家中床头柜上、餐桌下、茶几上。尽管前后搬了三次家,家中其他书籍在每一次搬家时总会被我无情地淘汰掉,但多年零星积攒下来的一摞摞《读者》却总能随我一路前行。

  与《读者》结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我正上高中。喜欢文学的我,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同学那儿认识了当时名为《读者文摘》的杂志(后来更名为《读者》)。在不经意地翻阅中,我竟然的被书中那一篇篇美文所吸引,尤其是书中一些励志的、充满人生哲理的短文深深地感染了青春年少、朝气蓬勃的我。从此,我喜欢上了《读者》。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的书柜里至今还保留着当年从《读者》上摘录佳句、美文的笔记本,偶尔翻阅,当初的场景便会立刻在脑海中浮现。那个年代,《辽宁青年》、《中学生时代》、《黄金时代》、《青年文摘》、《演讲与口才》等刊物,都是我喜爱的。但是,随着岁月流逝,一些刊物先后相继淡出了我的视野,唯有《读者》始终与我不离不弃。

  回想与《读者》三十多年的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的情缘,我常常心生感慨。我要衷心地感谢《读者》——困难时,是她给予我鼓励;迷茫时,是她引领我前行;沮丧时,是她给予我信心;无助时,是她给予我力量;成功时,是她告诫我戒骄戒躁。

  文章主要讲述了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受尽了杂草的嘲笑、讥讽。百合知道它不是一株野草。它内心深处,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唯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百合努力释放内心的能量,开出最漂亮、最洁白的花,年年春天,百合努力地开花、结籽,它的种子随风飘扬,落在山谷、草原和断崖边上,到处都开满了洁白的百合花。几十年后,人们都千里迢迢地赶到这里,欣赏百合开花,许多人看到这从未见过得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文中我要开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美丽的花;我要开花,是为了完成作为一株花的庄严使命;我要开花,是由于自己喜欢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不管有没有人欣赏,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都要开花!这个排比句,让我们深深体会到百合花坚定的信念和执着的追求。

  那时,我刚从学校分配到广旺发电厂工作。因所从事的工作不尽如人意,我常常唉声叹气,工作没有热情,更谈不上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了。父母来信开导,师傅耐心引导,领导、同事促膝谈心

  阅读了这篇文章后,我对自己的思想意识和工作表现进行了深刻反思。不管生活多么不公平,现实有多么残酷,都要以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执着的追求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义无反顾地去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我这样暗暗地鼓励自己。

  从那以后,我的思想发生了深刻变化,工作积极了,学习努力了,而且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我还坚持学历提升的自学考试。经过不懈的努力,我取得了大专学历,被调入厂党委办公室工作,而且还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中国党员。我坚持业余写作和新闻采访写作知识的学习,先后有多篇作品在各类征文活动中获奖。再后来,我又被组织调往《广旺矿工报》社从事报纸的编辑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四年。

  在家里,除了自己阅读外,我还将《读者》中好的文章、文中美好语句作以标注,并推荐给家人和朋友。有时候,因为共同的价值取向,家人团聚还会围绕某篇彼此感兴趣的美文,交流自己的读书心得。那一刻,我心中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于是,我利用周末,将一本本《读者》按年度分拣堆码捆扎起来。看着一捆捆《读者》,想着自己与她一路相伴相随,还真有些不舍。可是,让她们长期静静地躺在家中的书柜里,确实没能发挥她作为书应有的作用和使用价值!思前想后,我释怀了。

  接下来,我联系了自己的一位网友,他是陕西一家报社的记者。从他的空间动态中,我得知他和他的同事们时常开展一些帮助贫困学生和学校的活动。我和他取得联系后,把捐赠《读者》的想法告诉了他。他很是高兴,随后把通讯地址和联系电话发给了我。

  远在陕西的网友收到书后,非常感动。他在电话里代表贫苦地区的孩子向我表示感谢,并承诺会将捐赠书籍的现场照片及时发给我。让我没想到的是,后来他不仅将捐赠书籍和衣物的照片及时发给了我,而且还将照片上传到他的QQ空间,并在图片的评论中留下这样的言语:大姐,威武!

  三十多年,我从青年走向了中年;三十多年,我在不间断的阅读中收获、进步。而今,《读者》依然是我的最爱,家中随处可见的依然是她的身影。因为,在这个喧嚣的尘世间,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当下社会,她是我精神世界的家园,她是我灵魂的栖息地!我想,这就是我与《读者》今生今世难以割舍的情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