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兴农民胡有喜出版长篇小说
原创散文

孙克战‖近乡情怯‖我的乡愁全国散文诗歌有奖征文大赛183

  家乡的山上长满了红叶树。到了秋天,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赤叶枫林百鸟鸣,黄泥野岸天鸡舞:家乡的地里栽满了红柿树。到了秋天,味过华林芳蒂 ,色兼阳井沈朱。青匀绛蜡裹团酥,不比人间甘露。那些年,山上的树叶,不管是红叶绿叶枯叶湿叶,笼扒笼扒回去烧火做饭垫圈沤粪;那些年,地里的柿子,总也填不满饥饿和乏味的肚皮。 从刚刚有点松皮涩巴的粉色就转圈捏着吃到来年春天用晒干的柿皮磨成粉合着凉水来改善生活,不敢有丁点的浪费。

  向往着美好的生活,憧憬幸福的未来,在大山的深处,在清澈的山泉边,就有了许许多多美丽的传说,仿佛如同昨天的事儿一般。在那座美丽的山谷里,在那道清澈的溪流边,在那用石头砌的地埝上,长着古老的柿树,沁天地之精华,承日月之氤氲,吸山川之灵气,结出来的果实就有了与别的地方不一样的特点:那晒出来的柿饼又软和甜度还大,全身挂了一层雪白的霜。远远望去好似盛开的朵朵棉絮一般。最神奇的是那柿饼放到冷水里几个小时就化了,如蜂蜜一般的琥珀色溶解在水里。因此上现在销售柿饼的外包装上都是印有“宫廷贡品”的字样。

  在那长满了红叶的山上有着仙境一样的古迹。和别的许多地方的神话传说一般的大同小异。那红叶也就是古时候爱情男女的象征,是痴情男女的相思的鸿雁。满山红叶似彩霞,彩霞年年映山崖。红叶彩霞千般好,怎比阿哥在身边。······在那片片红叶上又演绎了多少爱情的神话。愿望是美好的,现实也是无法逃避的。山上的红叶是红了又绿落了又长。峡谷的溪水日日夜夜潺潺不息绕过长满青苔的卵石泛着水花流向山外汇入黄河;那石埝上粗大的柿树依旧开着粉黄色的花蒂变成深绿色的果实又渐渐变为红色的柿儿如盏盏灯笼悬浮在太阳的光芒下,泛着大红的喜庆,如同缀成片儿串儿的中国结,耀着人们的心。而偎依在这峡谷里的人们,依然年年日日在那个无遐的梦幻里迎着太阳送走晚霞。

  天天月月年年,也就是那么回事。生活本来就如一杯白开水平平淡淡无色无味。那种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激情万丈心怀大志的日子并不能永远如此。日出而耕日落而息春夏秋冬如此而已。身在仙境不知有仙,身在福中不知享福。其实大多数的人还是不明白这个里的。深秋季节里返回家乡。虽然离老家只有短短的几十公里,站在县城边的高坡就能看到家乡的山看到那旋转的风力发电的叶轮,也能知晓老家的家长里短猫叫鸡鸣,但我知道在内心深处和家乡的生活和家乡的气息和家乡的情感一天天在淡漠在模糊,唯一的牵挂就是那往日往事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消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醇香。偶尔间翻出来总会一个人陶醉在那永远也不可能回来的梦幻里。

  近乡情怯。站在坡顶下车,那山那谷被笼罩在初升太阳的氤氲里。深秋的早上浓雾弥漫波浪翻滚,那橘黄色的太阳一会露个脸眨眼间又被淹遮住了。那穿行的白雾像个调皮的娃娃缠绕着身子飞跑,又像个久经沧桑经历岁月磨砺的长者稳稳妥妥气沉丹田站立在面前,让人去想象猜测它身后那山谷的真面目。在那一时,它就是大自然造物的金钥匙,将一切的魅力都罩在它的衣袍下。

  山谷起风了,丝丝微风将浓雾的大幕徐徐拉开:金色的阳光下山上的红叶望去如同神仙身上的彩衣般闪着光彩在那绿色植被的映衬下姹紫嫣红,原先只听到山溪的流水声,现在清晰的看到一条银色的飘带从山根出蜿蜒伸向南方,融入那一片天地里;层层梯田里那高大的柿树,串串灯笼般的柿子在阳光下如水晶如玛瑙透视透亮,仿佛是大自然赐予的艺术品。在那瞬间欣赏的成分远大于食欲的诱惑。

  老家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那都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珍宝。山水甘甜百草祛病。珍珠般的野酸枣野葡萄山里红······,酸起来满嘴倒牙,甜起来沁入脾胃,满山满坡红色黄色黑色的果实犹如一咕噜一咕噜串串珍珠宝石点缀着大自然的美景。那柿树经过岁月长河的洗礼,特别是近些年的培育,又增添了好多新的品种。个大皮薄的水汲面柿,火红火红产量很大如圆饼的火柿,傻大个似的颜色永远是青黄色味道也不甚甜的尖顶柿,还有那如乒乓球大小圆圆的罐罐柿,削去柿顶用麻绳传成串挂在屋檐树枝上,经过大自然的阳光风雨烘干脱水直接食用,咬上去劲劲的韧韧的甜味,还有那直接在树上的果实就能食用的罗田甜柿。又想起了小时候猴上一棵树不吃个肚儿圆是不会下树的。

  长大了才知道,那么多的树其实就都是些冒牌货,真正能入凉水就化了的柿饼就那一个埝头的几棵柿树,几棵历经沧桑顽强的扎根于乱石中的虬节盘绕的几棵树。离开那个埝头离开那块地,柿饼就成了另外一个味道。但是这并不妨碍“宫廷贡品”这个牌子的使用,也阻止不了天南海北的游客前来一睹新奇。

  世界大了,无奇不有。村子里依旧是那古老的建筑,青砖瓦房石砌小桥。由于各级政府致力想在当地打造旅游品牌名片,那些个身挎“长枪短炮”的游客政府单位的工作人员,前来助兴的文艺表演将本地居民的风头抢了个一干二净。那些个衣着朴素面脸皱纹的老年人(村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离开了村子)笼着袖坐在家门口,那眼光明显的仿佛在看那么多的傻子在干着傻事一般。虽然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极大的提高了人们的素质,但农村人固有的那种意识却并不是仅仅看些外面的东西便会彻底改变的。

  在村头路边的一座院外,有几位妇女坐在那里闲聊。她们面前摆放着柿子柿醋蜂蜜之类的农家特产。也许是味道的缘故,那些个蜜蜂在身边嗡嗡嗡不停地飞来飞去。我不停地来回躲避总怕被蛰一下。那几个嫂嫂阿姨的捂着嘴笑个不停,嘲笑我的狼狈样。实在话,多少年少在老家呆,在身上那种农村的气息基本上已淡化完了,有的也只是在老家里曾经的家曾经的遥远的生活。

  意外的在这里碰到了一位曾经在老家当过老师的一位耄耋老人。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村里教了三四年的书。虽然九十岁的人了,思维和记忆力特好。说起早年的人和事老人一点也不糊涂,仿佛就是昨天的一样。坐在农家门前享受着田园美景,遥望着河滩那清澈的流水,无忧无虑地扯着闲篇,望着眼前那位长着长寿眉的侃侃而谈的老人,我的心仿佛融化在一片温暖的阳光里,整个身躯已不属于我的一般。

  不经意间老人又说了一个名字,不肯定的一个名字。但他一说出来我心里一阵翻滚眼睛立马湿润了。那是我的母亲,已经过世两年的母亲。她的老师犹在,而我的母亲已两世为人了。而在那位老人的记忆里,我的母亲还是那个高挑的身材梳着两根辫子十五六的少女。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回到老家真正的目的,也明白了为什么我的梦里总有老家的影子。

  期望的企盼的永远在生活在以后的日子里。有了期望有了企盼才有了日子。虽然我们每个人的期望和企盼都不可能一样。

  孙克战,山西省平陆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山西省运城市作协会员。

  从本世纪初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地方电台《都市文学》、《小小说选刊》、《女友》、《中国散文家》、《中华散文网》等发表作品百多篇,散文《大爷》获《散文选刊》全国征文三等奖,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散文《痴》获华夏散文全国征文二等奖,连续五年获由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部文化扶贫委员会,文化部社会文化司,中华人名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中国青年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农民日报社中国文化报社等联合举办的全国征文二三等及优秀奖,先后荣获省部级奖项十多次。

  3、征文内容:以抒写有关乡情,故园,家乡事等文学作品为主题。要求写实风格,情真意切,杜绝空洞抒情与浮华。

  作品必须原创首发,拒绝重发稿,文责自负。作品作者简介以word文档形式发邮箱,不要把照片直接粘在文章的下面,照片直接发附件里。写清通联地址,手机,微信。来稿注明参赛字样。

  5、征文奖项设置:一等奖二名,奖金500元。二等奖三名,奖金300元。三等奖四名,奖金200元。优秀奖十名。赠送北极光文学一期。参赛作品在崂山文学平台推出,阅读量超过200,打赏过一百元自动进入复赛。专家根据阅读量,作品质量,打赏情况对进入复赛的作品评出一二三等奖。部分优秀作品将在北极光文学上刊发。

  北极光文学是全国公开发行的纯文学期刊,办刊三十余年。所发小说散文诗歌被各种选刊转载。覆盖全国各地。现诚征优秀小说散文诗歌。

  作品内容积极健康向上,反映时代生活。以word形式发邮箱,作品后面请写好通信地址,手机,微信。

  金麦文化▍一站式出书服务,为作家量身定作。个人专著,丛书,团体出书,政府采购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