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老师给你上『文化课 』他
哲理散文

阿里遭500个账号发近万篇文章恶意攻击 律师发文将追诉造谣行为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11月22日,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惠翔律师发表《阿里巴巴法律顾问:舆论异常操作特向社会公布》文章。

  在文章中,作者称目前统计有近五百个账号在同一时间段,持续发出相关网帖超过9700多篇。集中于天猫双11大型活动前。而圈定在以所谓“二选一”和“垄断”为名,行恶意攻击阿里巴巴之实的,就达4600余篇。

  这一个月以来,网上突然大量出现阿里巴巴“垄断市场”、阿里巴巴“逼迫商家二选一”、阿里平台上“商家破产跑路”的网帖。

  仅目前所能统计,就有近五百个账号在同一时间段,持续发出相关网帖超过9700多篇。集中于天猫双11大型活动前。而圈定在以所谓“二选一”和“垄断”为名,行恶意攻击阿里巴巴之实的,就达4600余篇。

  每逢阿里大型活动、财报发布、新业务启动等时点,上述账号就会迅速启动:且行动一致、内容一致、风格一致,已经完全能够在短时间内左右媒体舆论导向,误导社会公众存在明显组织化操控、规模化操作的痕迹:数百账号专职、持续、密集、同步的传播谣言;同样内容的网帖被不同账号在大量平台发出,或以不同标题在一个平台连续发布;存有明显商业诋毁内容的相似网帖,在极短时间内,即实现高达数百篇的全网“扩散”。

  除此之外,这些账号中的相当部分,还与近一年多以来网上所散布流传的一系列攻击诋毁阿里巴巴及其创始人和高管的网帖有关,由于规模过于巨量,相关情况仍在搜集统计之中。

  令人讶然的是,仅据目前有限的举报和了解,上述账号中即存在诸多身份虚假不实。他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又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背后细思恐极。

  1、攻击阿里巴巴的账号多,数量巨大,时间点集中,文章内容和风格一致,说明这是一场有组织的行为。

  3、这些账号文章选择发布时间都是阿里巴巴出现在阿里有大事件发生之时,(蹭热点和攻击阿里两不误)。

  4、账号发文内容还涉及到对阿里巴巴创始人和高管的诋毁。(想必马云不是很开心)

  上述造谣滋事行为,已长期损害阿里巴巴商誉,给阿里巴巴带来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同时,也严重违背商业伦理、破坏营商环境;更是对法律的违反和践踏。

  我国民法明确保护自然人和企业法人的名誉权,通过公开发表侵权文章的方式诽谤和侮辱他人和企业的,构成名誉权侵权;国家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刑法也明确禁止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如造成重大损失则构成犯罪。

  这种有组织编造谣言并在互联网上发布或指使他人广泛传播的行为,根据现有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已经涉嫌诽谤罪、损害商业信誉罪和寻衅滋事罪多种罪名,如果以此种行为牟利,还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

  综上,作为阿里巴巴的法律顾问,我特此向社会公布这一异常情况,并保留进一步法律追诉的权利。

  就目前阿里律师公开的文章态度来看,很明显,阿里方面认为有人蓄意抹黑阿里,且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规模“抹黑战”。

  对于阿里来说,双11已经结束了,该发的货发了,该庆的功庆祝完了,接下来就该为自己的名誉“讨公道”了。

  根据律师公开的部分涉嫌诋毁阿里的文章来看,这些文章内容无不是围绕马云,天猫等阿里核心人物和大事件来进行的。部分文章标题夸张,对于马云运用了“汉奸”这样的字眼,诋毁意味明显。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文章本身的立足点就是不客观的,从媒介职业道德的角度来说,对于文章涉及到的人物使用带有诋毁意味的字眼不仅是对人的不尊重,也是一种媒介失德的行为。

  虽然律师文章中提到,“部分文章以所谓二选一为名恶意攻击阿里巴巴”。从阿里本身的情况来看,“二选一”情况在双11等电商促销季确有发生。

  据光明网报道,从2013开始就爆出阿里胁迫商家作出二选一的选择,凡参加天猫促销的商家,必须退出京东的相关促销活动。

  2017年“618”大促期间,更是出现多个女装品牌在京东活动价不降反升,服装品牌韩都衣舍因为没有调价,其在天猫主会场的位置被沉到了底部,直至调高商品售价之后,其在天猫主会场又被恢复到了核心资源位置。

  另据疑似商家爆料截图称,天猫小二当时给出商家三个选择:上公告、发微博、下会场,否则将严惩商家甚至停掉在天猫的所有流量。

  此外,天猫还要求商家与平台签署“独家合作”协议,协议签署后,商品只在天猫平台上售卖,并关闭天猫之外其他电商平台上的店铺。

  因而,如果阿里方面对“二选一”相关文章有异议,恐怕还要先捋清“二选一”行为与天猫之间的关系,甚至是这种行为是否合规等问题。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主任,汕头大学国际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方兴东在个人朋友圈回应阿里律师所谓异动舆情的其他各种演绎版本与互联网实验室无关。互联网实验室访谈50多位专家学者,将陆续形成系列报告。大家普遍认为,电子商务“二选一”行为泛滥性质恶劣,代表了竞争恶化到新的程度,急需有关部门早点出手。

  日前,互联网实验室发布《网络平台“二选一”行为对平台经济发展的影响与对策研究》(报告全文下载:),报告指出“二选一”行为作为网络平台竞争的典型,近年来呈现出愈演愈恶劣的态势。从3Q大战中的用户“二选一”行为到天猫商家“二选一”行为,再到沃尔玛商家“二选一”行为,类似事件频发。而行业巨头热衷“二选一”的本质,说明中国互联网的竞争依然处于初级的、原始的和野蛮的阶段。因为巨头实施“二选一”行为的本质就是以势压人、以利压人的原始竞争手段。简单、粗暴、赤裸裸地践踏了市场基本的公平竞争。

  虽然学界和业界都曾多次声讨抵制“二选一”竞争,政府监管部门也曾多次约谈调查、明令禁止,但是至今仍在电商领域屡禁不止、愈演愈烈,频繁成为平台间竞争冲突焦点、社会关注热点,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环境,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影响了相关政府监管部门形象。

  商家“二选一”行为最典型的案例是阿里和京东大战中,阿里天猫平台要求其商家在天猫和京东之间“二选一”的行为。

  在华为Mate 10系列产品热销之际,互联网上密集出现了针对华为手机“闹铃提醒功能”的别有用心的言论。

  随后华为公开说明,该功能是华为手机为某海外地区定制的个性化提醒服务,在中国并未开放。

  面对此波攻击,华为明确表示,相关言论是有人借机歪曲事实煽动情绪进行攻击。

  所谓“树大招风”可能就在于此,企业或个人壮大后受到各种善意和恶意的关注度都在攀升。

  回归到此次阿里公开撕网帖账号的事件,虽然没有信息明确说明是水军所为,但是部分账号存在信息虚假的情况却非常明确。

  早在今年8月份,国家网信办就公布了《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了网上跟帖评论实名制,这意味着“网络水军”即将下岗,“游客”也将不能再发表评论跟帖。

  建立安全的网络管理制度后,跟帖评论服务提供者及其从业人员非法牟利的现象将得到抑制。

  虽然规定已经公布3个月,但网络攻击行为依然存在,网络实名落实存在的问题还是让阿里,华为等企业遭遇了危机。

  但愿不久的将来,能够随着制度的改善网络非实名存在的问题,减少减少网络攻击和伤害,让网络环境更加风清气正。

  本质上来看,“二选一”行为是网络经济的自由性、开放性、共享性属性与网络平台自私性本质之间的矛盾激化的产物。该行为的产生,既有平台内部诉求也有外在条件的助力。可以说,“宽松”的大环境为“二选一”行为提供了滋生的温床,企业内部对生存、逐利和发展的诉求则驱使网络平台凭借自身优势和实力,将“二选一”行为从梦中照进了现实。

  5月中旬,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将发布《2017年度中国出口跨境电商发展报告》,该报告将对2017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进行详细的梳理,对行业发展现状、商业模式、投融资概况、发展趋势进行研究。涉及的出口跨境电商平台及服务商主要有:1)出口跨境B2B平台:TOOCLE3.0(生意宝)、阿里巴巴国际站、环球资源、焦点科技、聚贸、外贸公社、敦煌网、大龙网等;2)出口跨境B2C平台:全球速卖通、亚马逊、eBay、wish、兰亭集势、米兰网、DX、跨境通、环球易购、有棵树、傲基电商、小笨鸟、海翼股份、新华锦、百事泰、执御、通拓科技、价之链、跨境翼、赛维电商、爱淘城、前海帕拓逊等;3)第三方服务商平台:一达通、易单网、世贸通、paypal、四海商舟、飞书互动、卓志供应链、递四方、出口易、PingPong金融、汇通天下、飞鸟国际、Moneybooker、MoneyGram、中国银行、中国平安、中国邮政、UPS、TNT、顺丰、DHL、FedEx、大麦电商、外运发展、俄速通、海欢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