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散文集《自由的夜行》全新
哲理散文

font color=0000去年称“封笔”下月出新书 余秋雨与盗版再过招fo

  不知该算是屈服还是抗争,因为盗版书的缘故,余秋雨最近不得不改变了自己一年前公布的决定。这多少有些尴尬的事情对于余秋雨来说,恐怕已是第二回了。

  最近有消息说余秋雨又一部“走出来的书”即将在11月面世,书中记述了余秋雨“欧洲之旅”的所思所得。而在去年,当余秋雨的愤怒被一部所谓《千禧日记》的盗版书推上顶峰,他曾经郑重宣布:在盗版问题未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前,除了完成自己的那本自传外,再也不写任何作品。这一决定后来被媒体称为“封笔”,还成了当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一桩文化新闻。

  余秋雨,中国文坛上被盗版无数也是挨骂无数的一个作家。这一次,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他竟不怕招来“食言”的讽刺与嘲弄,决心与盗版者再度交手?

  第一回因为盗版改主意是在1998年出版《山居笔记》大陆版。因为《秋雨散文》中已收了《山居笔记》中的不少篇目,余秋雨不愿重复选篇,就把《山居笔记》拿到台湾出版。不料,全国各省书市间很快就出现了大批盗版本《山居笔记》。

  这就是我的悲哀。原来只有一个念头,怕读者买重复的篇目,现在倒好,全让盗版集团去闹腾了,读者更吃亏。

  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书,却要在盗版者的逼迫下才交付出版,这是一个让人听不懂的故事。

  在参与凤凰卫视“千禧之旅”活动的时候,有一段旅行是在国内,而这一路上竟不断遭遇盗版,令余秋雨啼笑皆非。

  千禧之旅走国内那一段的时候,我们同行的伙伴都可以证明:好多省市领导拿来让我签名的那些书基本上都是盗版的。真是这样,如果能有一本真的,我肯定都会站起来举高让大家看:“哎,这本是真的!”

  余秋雨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就像是讲个笑话,语气夸张得令人忍俊不禁,但盗版猖獗的事实可不是像说笑话那么轻松。

  我那些书的盗版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情况还稍好些,大城市以外的地方那可就太多了,盗版的比例都可以达到十分之九。

  有的在我名字后面加个括号,写上台湾,好像我是个台湾作家;还有的弄上一个花圈,好像我已经是个古董似的,很荒唐。琼瑶有一次跟我讲,盗版她的好多书封面上就叫琼瑶新著,你要找他他就可以说,我的名字叫琼瑶新啊……

  现在还有一阵风潮,就是不光是盗正版的书名,有的完全就是用余秋雨自选集、余秋雨作品精华这样的名目。所有这些全部都是假的,我从来没有编过这样的书。

  盗版者不但财大气粗,而且神通广大。据余秋雨说,不断会有各地的盗版者主动打电话来找他“谈谈”。

  湖南、四川、浙江的都有人来谈过。在骂我的文章特别集中的那一段,有好几个电话都说:我们其实蛮厉害的,只要你和我们合作,所有的媒体我们都可以摆平。

  现在打击盗版的力度大了,他们最佳的方式就是先得到你的允许,给你一笔钱,你承诺不再追究,他们就彻底安全了。

  最近我的秘书接到一个电话,说“如果把这本书给我们,立即给你两套房子”。这人其实也是出版界的人,文化程度也很高,所以现在麻烦就麻烦在这里,有时候完全就是国家出版社的人在从事盗版这种事。有的时候我们明明知道是这个人在做你的盗版,但你没有证据啊,他可以反诉你诬陷。

  我经常收到很多读者来信,有的一开始很不理解我对盗版的愤怒。还有的不是存心想买盗版,只是可能连书店里卖的都是盗版。这两天有人拿来让我签名的书,就是刚从北京某著名书店里买的。

  还有一种是文化界本身的酸气,造成了盗版者不仅在打击上安全,在舆论上都是安全的,甚至比孔乙己时代的“窃书不是窃”还要安全。有人认为,文人只要写出好文章,管人家盗不盗;有人总是嘲笑被盗版的人:哪有那么多盗版的?天天嚷嚷你的书被盗版,好像你的书卖得好得不得了,这真是很冤枉。

  有人讲,余秋雨反盗版就是为了钱,太计较了,这个实际上就颠倒了。我如果是为了钱,我早就和盗版集团合作了。

  打击盗版真是迫在眉睫。我们的出版业刚刚走向市场,在这个过程中遭遇盗版,搞不好这个过程就会变得十分无序,我们的文化市场就会走向危机。国际上关于产权保护的法律如此严格,就是这个原因。

  余秋雨加入了一个反盗版联盟的组织,里面的会员都是一家家的出版社,只有他一个是个人会员。

  在他们的会议上我讲了一句话:“在反盗版过程当中,我的任何所得(比如像罚款等)都将一分不留地捐献给中国的反盗版事业。”当时我讲完,他们都鼓掌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一分反盗版的钱都没拿到,所以他们也没拿到。

  有个专门打假的协会的负责人对我说,光找书店没用,你要找一个大商场附设的小书店,看到盗版本以后告诉我,我们去打这个商场。大商场有钱,而且珍爱自己的名誉,才有可能打得到……

  现在逼得正版书都不得不要留几个记号。比如说,书里一定要有几个关键的字是破损的,这样如果看到印得好的,就可以知道是盗版;我的一本书里藏的记号是:有一道红的颜色里面有一些脏东西,如果没有那就是盗版……

  在《霜冷长河》的一个精装本的版本里边,余秋雨把市面上见到的几种盗版书的封面都印了一遍,每一个盗版版本旁边还都配了一篇短篇散文,以期帮助读者辨别盗版。他还把反盗版的事情写进序言、发表“敬告全国读者书”、改换已走露风声的书名……可谓用心良苦,可是盗版依然层出不穷,而且居然连反盗版的声明也一字不落地照“盗”不误。

  余秋雨甚至很羡慕李敖,可以那样随心所欲地“骂人”。自己又骂不出,于是他“封笔”。

  当时我确实不太想写了,但是经过后来的“欧洲之旅”,我想要说的感觉,远远超出了我想以不说对抗盗版的欲望。我要跟我的读者们讲我们看到的情形,讲一路上看到的仇恨与极端,欧洲文明是如何地从自傲到自闭。

  其实说不写确实是一种比较消极的做法,那么多文章反驳我说:你不写,盗版集团还可以把你以前的书再盗版啊,讲得都很有道理,有道理我就要听。

  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一定要讲,就是这一次华艺出版社给我提供了一个他们抑制盗版的有效方案。简单地说,就是通过大幅度地牺牲出版社的利益,让盗版者能得到的利益降到最低。

  比如书价,本来能卖25块的,出版社一定要搞到20块以下;第二就是给书店打的折扣很大,和盗版者给书商的折扣几乎差不多,书商还不用担风险了,自然觉得划算。这些办法可能没办法完全阻止盗版,但盗版者利润低了,盗的劲头就不大了。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